黄山五胜
遗存书画文学传说名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大美黄山 > 黄山五胜 > 名人

名人-近代1

时间:2015-07-27 13:04:06  来源:[!--befrom--]  作者:[!--writer--]

许承尧(1865——1964)  字际唐,歙县檀干乡人。清代藏书家。官至翰林院编修。主持编纂《歙县志》。古文诗词极负声名,工书法,尤擅隶书,与黄宾虹、张大千、汪律本、张善孖、汪采白极友善,1903--1937年间曾五游黄山,有《黄山纪游诗》81首。1981年香港印行《疑庵游黄山诗》一卷。在他的《歙事闲谭》中记述了大量与黄山有关的第一手资料。

汪律本(1867——1931)  字鞠卣,鞠友,旧游,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举人,歙县人,与黄宾虹、许承尧极友善,光绪乙酉年(1885),汪律本与其父汪宗沂同游黄山,此行汪宗沂得诗68首,刻为《黄海前游集》,后附汪律本《从游小草》诗20首。民国十五年(1926),汪律本携子再游黄山,得诗64首,词11阙,辑成《黄海后游集》。(据《黄山画人录》P46)、(《汪采白诗画录》)

唐式遵(?——?)    川军将领,1939年被擢升为第三战区副司令后,于立马峰勒石言志,刻“立马空东海,登高望太平”十字,是黄山最大的摩崖石刻。情景交融,语意双关,是黄山石刻中的杰作。

刘海粟(1986——1994)  江苏省人,生于1896年。著名画家。黄山是刘海粟作品的主要题材之一。1918年,刘海粟第一次上黄山。黄山的壮丽景色和变幻莫测的神奇气氛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他曾经不止一次地告诉人们:“我见过欧洲好多名山,没有比黄山更美丽的了。”

1980年,他7上黄山,恰逢霏霏阴雨,无法登临玉屏、北海,他感到十分遗憾。但他还是抖擞精神,创作了《九龙潭》、《白龙潭》、《莲花峰烟云》、《青鸾峰处看天都》、《百丈泉》等泼墨佳作。1981年8月及翌年8月,他连续8上、9上黄山,不畏险阻,以惊人的毅力登攀高山险峰,终于实现夙愿,用独特的泼彩新技法,创作了《光明顶》、《虬吼龙吟万壑松》、《散花坞》、《壁垒万仞》、《可以横抱四海巅》、《曙光普照乾坤》等气象万千、瑰丽多彩的艺术精品。他有一枚印色上刻,“昔日黄山是我师,今日我是黄山友。”

黄炎培(1878——1965)  江苏川沙(今属上海市)人,字任之。清末举人,辛亥革命后任江苏省教育司司长。民国三年(1914)到徽州考察教育时曾游览黄山,作《莲花峰绝顶》诗一首。

张大千(1899—1983)  原名爰,号大千,四川内江人。当代著名画家。民国二十三年(1934)曾任黄山建设委员会委员。张大千曾3次登临黄山。民国十六年(1927),他和二哥、著名国画家张善孖以及他们的弟子,游览了天海、始信峰等处。民国二十年(1931)九月,张大千再登黄山。同游的有张善孖和大风堂弟子吴子京、慕凌飞等。张大千在文殊院写下“云海奇观”四字,刻于碑上。为纪念二到黄山,张大千特制纪念墨赠友人。墨的正面有“云海归来,大千居士题”字样。民国二十五年(1936),张大千第三次登黄山。同行的有画家徐悲鸿、谢稚柳。之后,他篆刻一方“三到黄山绝顶人”的印章,以志纪念。1969年,年过古稀的张大千,身在他乡回忆起当年黄山之行,心绪激扬,不可自己,挥笔作《黄山松石图》,并题诗道“三到黄山绝顶行,廿年烟雾黯清明;平生几两秋风屐,尘蜡苔痕梦里情”。

《黄山纪游》是张大千先生在民国三十四年(1945)元宵节“追忆昔游”而“漫设”的。这12幅山水图鲜明地反映出他中年时期瑰丽雄奇、清新俊逸的画风。

叶浅予(1907——1995) 1931年春季,浙江省建设厅的秘书王英宾,代表浙江省邀请上海三大画报的主编同游黄山,叶浅予当时为《时代画报》的主编,也在邀请之列,一同被邀请的还有《良友》画报的马国亮,《美术生活》的钟山阴,同行的还有台湾著名摄影家朗静山。上海的摄影家和画报主编,游览黄山后,被黄山美景深深振撼,倡议要在上海为黄山亮个相,王英宾极力促成此事,邀请了从南京来的许世英与大家见面,当时许世英正在筹备规划黄山建设委员会,与大家商议后决定在上海举办一次规模较大的书画摄影展,扩大作品征集范围,并邀请对黄山非常熟悉的张大千、张善孖参加,同时还征集到梅清的多幅真迹,展览的地点就定在八仙桥新建成的基督教青年会大楼。回上海后,展览很快就如期举办,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黄宾虹(1865——1955)  歙县人,名质,字朴存,中年更字宾虹,晚署黄山山中人。近代山水画家。19岁时,独自离家,首游黄山,一生中游黄山凡9次。据《黄宾虹先生年谱初稿》载:民国三十六年(1947),“先生八十四岁,在北平。”“是年南归之念迫切,致友人函有‘老且病,不能拔身归黄山为恨’之语。”有《黄山松涛十二图》、《黄山纪游册》、《五龙潭小景》等作品,并著有《黄山画家源流考》(即《黄山画家佚史》40种)、《黄山画苑略》等。曾任黄山建设委员会委员(1934年)。

汪采白(1887——1940)  近代山水画家。字孔祁,号洗桐居士。歙县人。历任武昌师范大学、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教授,南京中央大学国画系主任。平生多次漫游黄山,曾任黄山建设委员会委员,曾言“吾乡黄山,到处皆可入画。”汪采白擅长于画黄山的青绿山水,格调清新明快。壬子(1912)年10月20日,汪采白和杨禾甫、吴萃花同游黄山,他这次到黄山除实地考察黄山外,还带了照相机,沿途拍照,近代黄山有摄影照片,迎客松第一次进入镜头与世人见面,都是从采白先生开始的。他曾在1000多幅黄山图中精选36幅出版,题名:《黄山卧游集》。(《黄山》杂志1990年6期P35)

恽代英(1895——1931)  无产阶级革命家,早期著名的青年运动领导人之一。原籍江苏武进,生于湖北武昌。他早年在安徽省第四师范(校址宣城)任教务主任期间,为实现“用休假日期,做普通全国的乡村运动”这一诺言,曾于民国九年(1920)寒假,带领9名学生徒步登临黄山。游山3天,其余时间用作访贫问苦等社会活动。后来与同校的图画教师巴叔海在芜湖相会,恽代英说:黄山景致很好,惜在冬天,天都峰未能攀登;同行十人,花钱十一、二元。

民国十年(1921)六月二十一日——二十二日,恽代英等人在旌德人梅大栋的陪同下再次游历了黄山,同行5人,梅大栋在日记中详细记载了这件事。21日,入山过小补桥,游汤池、紫云庵、慈光寺、文殊院,宿师子林。22日登始信峰,上清凉台,由松谷庵下山,经沟村、饶村返回仙源。游黄山时,恽代英有感于黄山的奇妙景色,作诗3首,其中《登始信峰》一首这样写道:久闻人说黄山好,今日欣登始信峰。列嶂有心争峻秀,古松无语兀能钟。置身霄汉星辰近,俯目尘寰烟雾封。到此方知是云海,下藏幽壑几千重。

(据《中国共产党黄山区简史》P4及《黄山》杂志)

陈少峰  (1882——1950)别号黄海散人。太平县人。民国十八年(1929)编著《黄山指南》2卷。卷上为黄山新图、历史、形胜、建置;卷下为异产、游客须知、游客路程、入山沿途风景、黄山风俗。据其《凡例》称:“拙修黄山志,编辑3年,共1000余页,现虽脱稿,因距清康熙间所修之旧志,中间隔240余年,不但全山胜迹陈废靡常,即240年中之人物、艺文搜集恐有挂漏,故延待数月,广加采方,以期克臻完善。兹先将《黄山指南》一书公诸当世”。其山志未能修成。

许世英 (1872——1964)字隽人,安徽至德(今东至)人。政治活动家,民国十年至十二年(1921—1923),担任安徽省省长。后任国民党中央国民政府赈济委员会委员长。民国二十年(1931)前后,倡议建设黄山风景区,筹备成立黄山建设委员会。于民国二十三年(1934)一月九日,于南京赈济委员会会议厅,召开黄山建设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以许世英、李应生、刘秉粹、刘镇华、马凌甫、刘贻燕、徐国英、张治中等为主席团常务主席,许世英被推为委员会主任。许即席演说,并在民国二十四年(1935)一月一日“徽声报”上发表题为《黄山建设之意义》一文。著有《黄山揽胜集》。许世英一生对黄山建设贡献很大,是现代黄山开发史上重要的人物之一。(据《黄山旅游大辞典》P493)

姚文采  (1800——1958)歙县人,民国二十三年(1934)被选为黄山建设委员会委员。后任黄山管理局筹备处副主任,负责黄山道路、房屋及其它工程事务。民国三十三(1944)年后,任黄山管理局副局长、局长,直至民国三十八年(1949)。

方志敏  (1900——1935)无产阶级革命家,赣东北革命根据地和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军的创建人之一。江西弋阳人。民国二十三年(1934)十二月十日,方志敏率领红十军与寻淮洲率领的红七军会师于黄山汤口,成立以方志敏为书记,乐少华、刘畴西、徐振农、刘英为委员的军政委员会,组成抗日先遣队,北上抗日。方志敏登台作抗日演讲,方还于部队休整中来到温泉景区,谆谆教导战士要爱护黄山的一草一木。部分红军翻越黄山到达焦村,十四日迂回至谭家桥,在黄山东麓乌泥关至谭家桥段公路两侧与敌人展开激战(敌为补充一旅王耀武部)。遭到皖浙保安团等白军围击,方志敏指挥部队英勇反击。是役,由于战场指挥失误等原因,我军失利。红十九师师长寻淮洲负伤后壮烈牺牲,军团政委乐少华、政治部主任刘英负伤《黄山》杂志1996年第2期总72期页15-16)

田汉 (1898—1968)原名陈瑜,字寿昌,湖南长沙人。田汉曾于1936年秋天游览黄山,这次游览黄山是陶行知建议并为其安排的。1934年冬天,田汉先生为创作抗日救亡题材的电影剧本《风云儿女》而被捕入狱,经陶行知等社会贤达多方营救,1936年夏始获释放,陶行知曾在他创办的南美晓庄师范学校召开过一次“欢迎田汉”的盛会,席间,陶行知得知田汉出狱后正在撰写的剧本中有抗日游击队在山区活动的场面,就建议他以安徽的黄山为背景,陶行知为促成他的行程,曾亲往田府,亲笔给黄山文物社的朋友写信,重托乡友安排好田汉游山期间的食宿。当年秋天,田汉与其好友史东山(浙江峡石人),二人结伴,由南京经杭州沿徽杭公路来到黄山,作了为期一周的登峰游览。田汉先生在他的日记中写道:“阎王壁是一段光滑倾斜的大石壁,那里风急如梭,稍不留神,一失足便会掉下万丈深渊;登天都峰,要手足并用地爬过一座状似鱼背的危崖,那里云来雾往,松涛如吼,恰如《黄山图经》所说‘飞鸟难落脚,猿猴愁登攀’,令人不敢久留。”在游文殊院时,他写道:“有民谚谓‘不到文殊院,不见黄山面’,我们亲身领略到与黄山谋面确乎不容易。怪不得徐霞客称之为‘黄山绝胜处’,。普门和尚在此构筑古刹,供奉文殊菩萨,让天工人力共同造就出一个‘万山拜其下,孤云卧此中’的环境氛围。我们也与其它游人一样,在此观光小憇时,禁不住打心底称赞普门独具慧眼,能在万险之中找到这片幽静宝地。”据田汉的亲戚说,1956年夏天,田汉在杭州写完电影《白蛇传》剧本后,原计划重游黄山,一切准备就绪,不料连日大雨,徽杭公路一度中断交通,他只好取消了这次计划。(《黄山》杂志1998年第一期P23)

苏雪林 (1889—1999)原名苏梅,字雪林,中国20世纪最著名的女作家之一,太平岭下村人,与冰心、凌叔华、冯沅君、丁玲并称为最有成就的5大女作家。民国二十五(1936)年夏天,苏雪林与中学时代同学周莲溪、陈默君同游黄山,原打算住一个月左右的,后因同行的友人家中有事,仅仅住了十五六天就离开了黄山,但黄山却一直留在她的梦境和记忆之中。20年后,她凭记忆写下了《黄海游踪》和《掷钵庵消夏记》两篇散文,收在她的散文集中。1998年5月,百岁的苏雪林回到阔别70年的家乡。

张学良 (1901——2001)原东北军总司令,著名爱国将领。民国二十五年(1936)与杨虎城发动“西安事变”,民国二十六年(1937)初冬,张学良被国民党一个宪兵连从浙江奉化雪窦山押解到黄山,张学良来黄山,随行的人中应当有:于凤至,刘乙光,在黄山期间被软禁在正道居(今听涛居).第4天又被仓促押解去江西萍乡。管平曾作诗记录此事:“奇峰叠翠抱瑶宫,溪吟瀑啸伴虫鸣。知否消夏名胜地,曾作少帅金丝笼。” 据资料记载张大千与张学良交往甚厚,西安事变暴发前夕,张大千到西安张学良官邸去看望张学良,带去了一幅《黄山九龙瀑图》。张学良对黄山有很好的印象,张学良将军的故居第三展厅,悬有一幅《黄山之春》图,系辽宁女画家鲁美副教授、王立贤画赠张学良,以为张将军祝寿。(《张氏帅府——张学良将军的故居》、P180《张学良将军》(作者王朝柱,于今)P601)

李四光  (1889——1971)地质学家,地质力学的创始人。字仲揆,湖北黄冈人。民国二十五年(1936)五月间,李四光带助手来黄山考察,到海拔高度720米处的慈光寺时,发现了极其明显的U形谷。谷的西侧为朱砂峰,东侧为福长岩,谷底有小溪流过。谷的东壁下部保存了几条平行排列的冰磨条痕,正是长江下游某些地段确有第四纪冰川活动的证据。李四光研究了考察的材料,用英文写成《安徽黄山之第四纪冰川现象》一文,附了8张照片,发表在民国二十五年(1930)九月出版的《中国地质学会志》上(第十五卷,第三期)。这篇论文引起了中外学者的极大注意。当时,知名冰川学家费斯曼教授(H,V,Wissmann。德国人。由国际联盟派往南京中央大学担任教授),读了李四光的文章,大为吃惊,两次跑到黄山去看冰川遗迹。回来后,费斯曼高兴地连声说:“看到了,看到了”,“这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发现”(见1963年8月6日,地质部党组关于中国第四纪冰川的研究情况向中共中央的报告),并立即给德国的土壤冰川杂志写了文章。黄山冰川遗址的发现,证实了中国东部地区发生过冰川。(据《黄山旅游大辞典》P494及其它)

郁达夫  (1986——1945)小说家、散文家和诗人。1938年,郁达夫曾到黄山,留有诗句:“初从白岳拜黄峰,再接朱砂雨后容。劫后倘完三宿愿,石床应去伴虬龙。(待考,郁应该没到过黄山)

    (1896——1946)1938年2月,叶挺将军来黄山,1939年2月23日,叶挺陪周恩来来黄山。

周恩来   (1898——1976)中国共产党著名领导人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字翔飞,原籍浙江绍兴,生于江苏淮安。民国二十八年(1939)二月二十三日,周思来到皖南泾县茂林新四军军部,代表中共中央,传达中共六届六中全会精神及抗战方针。三月初,由叶挺等陪同,从泾县沿着青弋江到黄山,下榻在“居士林”(现大礼堂址),曾在小补桥留影,照片为叶挺摄。

沈其震  1939年重阳节随叶挺从云岭出发去重庆,路过黄山,游览了天都峰、莲花峰等名胜。1990年10月沈其震在次来黄山,在北海宾馆的留言簿上,留有一首七言诗和附后一段说明文字:

奇松怪石隐浓雾

重来一见浑如故

春秋五十匆匆过

同游旧侣无寻处

“1939年重阳节,我随新四军军长叶挺同志,从云岭出发去重庆,路过黄山登天都峰,莲花峰等名胜后,启程绕道景德镇、赣州、衡阳、桂林、娄山关、内江等,一个朋后到重庆,晤见蒋介石,会谈联合抗日事,不得要领。第二年1940年,皖南事变爆发,即与叶挺军长永别,至今50年,今访黄山重游,缅怀往昔,不胜感慨之至。遵黄山人嘱,作怀旧诗一首,书上以志纪念。

扫我,黄山之行更精彩!
tourmart.cn 皖ICP备13003523号-1